骑遇 第十九章 宠成吉祥物

小说:骑遇 作者:飘荡墨尔本 更新时间:2019-08-10 07:45:48 源网站:新笔趣阁
  光从名字就能看得出来,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是专门为赛马运动提供优质马匹的企业。

  从2003年开始,有9匹世界冠军短途马出自澳大利亚。

  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设在布里斯班的育马场对此功不可没。

  英格利思培育的马,无一例外,都是以速度著称的纯血马。

  术业有专攻。

  想要在任何一个领域,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要把事情做到极致。

  英格利思从来都只做和纯血马有关的培育及驯养。

  速度赛马,更多的是考验马的天性,适合年轻力壮的马匹参加。

  对于要参加速度赛马的马匹来说,运动生涯的黄金时间,是从三岁开始的。

  世界上大多数知名G1一级赛,参赛马匹的年龄要求,都是以三岁或者四岁为界限的。

  像英国的三冠王大赛、美国三冠王大赛、法国巴黎大奖赛、澳大利亚德比、东京优骏,这些举世瞩目的重量级大奖赛,都有这样的规定。

  两岁的马还太嫩,难当大任。

  四岁的马又太成熟,稳定到不适合瞬息万变的大奖赛。

  悬念太少,没有足够的变数和未知数,赛马运动就不会那么让人血脉喷张。

  当然了,能三岁马的比赛里面取得短途世界冠军的马,多半都在二岁马的比赛中,有过优异的表现。

  只不过,和三岁马的比赛相比,二岁马大奖赛的影响力,就像足球的世界杯和青少年锦标赛一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三岁以后,顶级的赛马能参加的大奖赛就少了很多。

  很多成绩不错的纯血马,都会在完成三四岁的比赛之后,直接退役当爹做妈——种公马和种母马。

  即便是那些没有太严格年龄限制的一级赛,即便是全球最顶级的速度赛马,跑到七八岁,也就不会再跑下去了。

  比如前几个月刚刚退役的,职业生涯赢得了超过1.3亿奖金的,目前仍然全球排名第一的,澳大利亚传奇马后——【云丝仙子】。

  【云丝仙子】从2011年9月14日出生,到2019年4月13日,以33连胜的传奇战绩退役,也不过是走过了“马生”的前七个年头。

  七岁。

  对于速度赛马来说,已经是职业生涯的末端。

  然而,同样的七岁,对于盛装舞步的马来说,却是还没有来得及出成绩的“青少年组”。

  能够参加奥运会级别比赛的盛装舞步马,最年轻的参赛记录也是九岁。

  盛装舞步马考验的是一匹马的调教程度,一般都要从十一岁开始,才会进入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

  所以说,虽然都是和马有关的运动,赛马和马术,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蓝荷育马】的高级经理,把蹄冠线受伤的【铁匠】送给齐遇的时候,是有提过要求的。

  绝对不会让【铁匠】做不适合他身体状况的高强度运动。

  在马术运动里面,马权高于一切。

  对于这样的一个要求,致力于把【蓝荷·TJ】宠成【齐家铁铺】吉祥物的齐遇,自然是满口答应,并且说到做到的。

  从一岁到四岁,布里斯班育马场和【铁匠】同龄的纯血马,都已经实现了为马主们抛头颅洒热血的“马生”价值。

  身为混血马的【蓝荷·铁匠】,却在齐小遇同学的溺爱下,度过了极度懒散的“马生”三年。

  纯血马三岁就能退休“当爹”有什么了不起的?

  吉祥物【铁匠】可是一出生,就过上了世界冠军马退休之后才能享受的悠闲生活。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作为齐遇的宠物,【蓝荷·TJ】唯一的任务,是肆意撒欢、尽情玩耍。

  齐小遇同学从来都没有给【铁匠】的背上搭载过任何东西。

  在齐遇的心里,宠物就是用来爱的。

  所以她一次都没有骑上去过【铁匠】的背。

  不仅仅是没有实践过,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甚至连调教索和调教背包这些最基础的驯马必备工具,都没有给【铁匠】配备过。

  调教什么的,不存在的。

  就算有人郑重其事地告诉她,驯化的马就是用来骑的。

  不被人骑,不足以体现马的价值。

  齐小遇同学也根本就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临了还要回给对方一个灵魂三问:

  【有见过骑猫的吗?】

  【有见过骑狗的吗?】

  【谁有事没事会骑自己的宠物玩?】

  就算全世界,所有别人家的马,都是用来骑的,齐小遇家的【铁匠】,也是用来宠成吉祥物的。

  不管听的人会不会觉得理由太过牵强,反正齐遇就是这么想,也这么身体力行的。

  原本,齐遇和【铁匠】的缘分,就是简简单单地开始于【蓝荷·TJ】这个名字。。

  【铁匠】就只是【铁匠】。

  【铁匠】不是【享誉国际】。

  齐遇一点都没有要让自己的宠物享誉国际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非要让【铁匠】做点用“享“”这个字打头的事情的话,享受国际,倒还是可以接受的。

  在齐小遇同学看来,每一匹马,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哪有生下来就是要给人骑的道理?

  事实也是如此,任何一匹马,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才能做好载人的准备。

  必须要让马先习惯马鞍和水勒,才能让马背挺起。

  只有在马学会使用背部力量之后,才算做好了用背部载人的准备。

  这些都不属于马的天性,而是要经过衔铁、调教索、调教背包的调教之后,才能慢慢拥有的“被动属性”。

  或许,名字里面带铁字的萌宠【铁匠】,觉得同样带铁字的衔铁是自己的同类,不能自相残杀,怎么都不愿意背套上。

  原本,这种情况,是可以先把侧缰的末端系在马鞍的D环上。

  可连调教背包都没有背过的【铁匠】,身上又怎么可能会有马鞍这样的东西的存在?

  眼看着拥有一头随风飘逸,漂亮到极致马鬃的【铁匠】,马上就要过了适合开始调教的年纪,育马场里面,很多热心的人,都开始给【铁匠】送调教索。

  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从1867年成立到现在,也就出过【享誉国际】这么一匹基因突变的盛装舞步马。

  【享誉国际】在墨尔本的一整个团队,除了Ada这个兽医之外,全部都是由宦琛北的好基友骑手自己配备的。

  在盛装舞步和赛马中间,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唯一通用的团队成员就只有像Ada这样的兽医。

  英格利思本身,是没有训练盛装舞步马的人员配置的。

  所以布里斯班育马场从事速度赛马养育工作的这些人,并没有真正能够帮到齐遇和她的宠物【铁匠】的。

  只能送送最基础的调教索和调教背包什么的。

  【铁匠】是怎么归到齐遇名下的特殊情况,育马场的人都知道。

  谁也没有期望【铁匠】能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但育马场的人,包括齐遇的兽医妈妈,都觉得【铁匠】的蹄子,并没有齐遇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站在“马道主义”精神的角度,如果【铁匠】可以像正常的三四岁盛装舞步马那样,接受系统的“基础教育”,就肯定能让【铁匠】变得更加积极和自信。

  爸爸妈妈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们的美好愿望,归他们的愿望。

  齐小遇同学压根就不舍得调教【齐家铁铺】的澳洲吉祥物。

  都知道【蓝荷·TJ】是名马之后,英格利思育马场的人觉得,就这么听之任之,非常可惜。

  但齐遇并不这么想。

  有一个奥运会季军爸爸,世界亚军妈妈,【铁匠】就一定要走上盛装舞步的这条路吗?

  谁规定马不能做一辈子的宠物的?

  【铁匠】的蹄冠线有问题。

  虽然在顶级私人订制马蹄铁的帮助下,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但走路的样子看起来,始终都有点和别的马儿不一样。

  【铁匠】不能做重活、脏活、累活。

  背不能扛,脚不能压。

  不适合进行正式的训练。

  什么什么都不适合,就只适合做【齐家铁铺】的吉祥物和齐遇的爱宠。

  除非【铁匠】自己表现出明确的想要受训的意愿。

  否则,以齐小遇同学对【铁匠】的溺爱程度,绝对不可能勉强自己的宠物,做所谓的正规而又系统的训练。

  齐遇内心的想法是无比坚定的。

  她的【铁匠】,根本就不需要调教索。

  但齐遇也不是一个没有礼貌的人。

  毕竟,在齐铁川对她的家庭教育里面,对人有礼貌,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有人给【铁匠】送调教索,齐遇就收着,然后满脸笑意地说谢谢。

  一点都不会流露出不高兴别人多管闲事的样子。

  育马场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们送不送是他们的事情,要不要在收到之后往【铁匠】身上套,就是齐遇自己的事情。

  这样一来,送的人高兴,收的人满脸欢喜,不用被套调教索的【铁匠】继续在布里斯班育马场自由撒欢。

  三方势力维持着一片祥和而又微妙的平衡。

  终于有一天,一个送了齐遇两条调教索的,在英格利思工作了一辈子,已经退休很久的老奶奶,问齐遇,为什么没有用她送给【铁匠】的调教索。

  老奶奶一脸关切地问齐遇是不是丢掉了。

  齐小遇同学听完特别认真地点头如蒜。

  老奶奶把理由都帮齐遇找好了,齐遇没有不顺着竿子往上爬的道理。

  连连抱歉说,如果不是丢了,肯定早就给【铁匠】用上了。

  原本,这就应该和往常一样皆大欢喜了。

  哪知道老奶奶听完之后,立马又送了齐遇两条调教索,还让她齐遇现场就试一试。

  这下好了,一个不小心,齐遇就掉老奶奶挖好的坑里面去了。

  现在再改口说她压根就不想要给【蓝荷·TJ】用调教索,为时已晚。

  抹不开面子的齐遇就开始瞎捣乱,一下就把两根调教索都挂到【铁匠】的身上,进行“双份调教”。

  说是调教,其实更多的是在和【铁匠】玩闹。

  齐遇用两条长调教索同时驱使【铁匠】前进。

  没学会走,就先学飞,说的就是齐遇现在的这个样子。

  【铁匠】知道齐遇是在和他玩,很是配合。

  要是换了别人,一下拿了两根调教索“调戏”他。

  【铁匠】一定不会给人好果子吃。

  【铁匠】的性格遗传自他的父亲【蓝荷·唐·舒弗罗】。

  作为【铁匠】的奥运季军父亲,【蓝荷·唐·舒弗罗】在开始接受调教的时候,因为过于桀骜不驯,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被阉了。

  像【铁匠】这样性格的马,根本不是一般的驯马师能够驯服的。

  毫无驯马经验的齐遇自然更加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好在,齐遇从来也没有想过要驯服自己的宠物。

  因为不舍得调教,齐遇把两条调教索都弄得松松垮垮的,和玩艺术体操的彩带似的,一人一马玩得不亦乐乎。

  从超市购物回来的Ada,看齐遇玩得开心,就给她拍了一段小视频。

  发到了专注马匹健康研究的私人兽医群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包网h腐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骑遇,骑遇最新章节,骑遇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