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十四章 遇见个熟人(为一星名作加更)

小说:骑遇 作者:飘荡墨尔本 更新时间:2019-08-07 07:33:53 源网站:新笔趣阁
  齐遇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旅游过。

  她从小没有妈妈,帅爸爸又没有旅游和度假的意识。

  Ada说,要送一次旅行给齐遇当生日礼物。

  齐遇毫不犹豫地表示,自己想去童话王国看一看。

  小时候,爸爸讲安徒生童话哄她入睡的记忆,在齐遇的记忆里面,始终是鲜活的。

  原本Ada是准备专门找时间带齐遇去的,没曾想,齐遇才说完,就碰到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有去丹麦出差的机会。

  向来不喜欢出差的Ada,一反常态,来了一个自告奋勇。

  这一次的丹麦执行,Ada要为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去著名的育马机构Blue Hors【蓝荷育马】,购买一批放松效果好的马蹄按摩膏,顺便再采购一点【蓝荷育马】的明星产品车前草饲料回来。

  于是乎,Ada阿姨正式升级成为Ada妈妈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齐遇去了一趟她心心念念的童话王国。

  这次旅行,Ada新婚燕尔的丈夫齐铁川没能跟着一起来。

  不是齐爸爸不想,而是Ada不让。

  按照Ada的说法,这是她和齐遇成为一家人之后的第一次“闺蜜”童话之旅。

  如果带上了齐铁川这么个大男人,旅行的性质就变了。

  Ada给齐铁川布置了一份“家庭作业”,要求齐铁川好好地给她设计一个蜜月旅行。

  必须是只有她和齐铁川两个人的,而且还必须得是Ada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负责做甩手掌柜的完美蜜月。

  在Ada的人生信条里面,“闺蜜游”是不能有男人打扰的,同样,蜜月旅行也不能有小孩子打扰。

  在这一点上,齐遇再怎么强调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都无济于事。

  其实,齐遇只是对“小孩子”这三个字有意见,她完全没有喜欢当帅爸爸迟到多年的爱情里面,高瓦数电灯泡的特殊癖好。

  这一次的丹麦之行,Ada在【蓝荷育马】采购买马蹄膏和车前草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半天。

  Ada的主要任务是带着齐遇旅行,看看在安徒生童话故事里面美得不行,现实生活里面却是小得不行的美人鱼雕像,再品尝一下丹麦人最热衷的开放三明治。

  可就是那么短短的半天的时间,竟然还让Ada遇到了熟人。

  【蓝荷育马】作为一个闻名全球的育马机构,培育出了很多世界级的名马,尤其是在盛装舞步领域,可谓独领风骚。

  在2006年的世界马术运动会上,用一支配乐自由演绎舞蹈,惊艳了世人的天生舞者【蓝荷·魅婷】就是蓝荷育马的“名马堂”成员。(注)

  遗憾的是,【蓝荷·魅婷】在2007年的拉斯维加斯世界杯上,遭遇腿部受伤,没能再回到赛场。

  2010年十三岁的【蓝荷·魅婷】因为一个更严重的腿部骨折,被执行了安乐死。

  从受伤到执行安乐死的这三年中,【蓝荷·魅婷】作为种母马,并没有留下什么惊才绝艳的后代。

  唯一出生后评分还不错的,就是2009年的9月9日生下了一匹公马【蓝荷·TJ】

  这匹马,原本应该是被寄予厚望的名门之后。

  除了母亲是天才舞者【蓝荷·魅婷】之外,父亲更是在盛装舞步界赫赫有名的种公马【蓝荷·唐·舒弗罗】。

  作为【蓝荷育马】的另一匹名马堂成员,【蓝荷·唐·舒弗罗】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场上,帮助丹麦队赢得盛装舞步的团体铜牌。

  和子嗣艰难的种母马【蓝荷·魅婷】不同,久经沙场的种公马【蓝荷·唐·舒弗罗】子嗣繁茂。

  【蓝荷·唐·舒弗罗】还试过让自己的“儿子们”在世界级盛装舞步比赛的前九名里面,独占过半的五个席位。

  基因之强大,由此可见一斑。

  天妒英才,【蓝荷·TJ】刚刚评完分,就因为蹄冠线被击中而有些跛,这一点,从他的连名字都只是没有什么意义的,随便组合了两个字母了事,就可见一斑了。

  蹄冠线受伤,对于一匹马来说,是比较致命的。

  【蓝荷·TJ】的天才舞蹈家“母亲”,就是因为腿伤,在别的盛装舞步马都还没开始进入黄金时期的年龄,九岁就被迫退役了。

  【蓝荷·TJ】很快就从刚刚拿下评分时的万众瞩目,变得和【享誉国际】一样,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正常马匹拍卖和销售流程的缺陷马。

  Ada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蓝荷育马】,遇到了想要强买【蓝荷·TJ】的宦琛北。

  因为有了【享誉国际】的珠玉在前,宦琛北莫名地就对【蓝荷·TJ】生出些好感。

  不就是蹄子先天条件差了点马?

  既然父母都是盛装舞步名马,只要像【享誉国际】一样,遇到好的钉掌师,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宦琛北对马蹄的敏感程度,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他甚至都不觉得【享誉国际】的成绩,只是极小概率的个案。

  以至于一见到Ada,就开始诉苦。

  “Ada,so glad to see you here, could you please help me to get this Blue Hors TJ.”

  宦琛北让Ada帮他拿下【蓝荷·TJ】。

  “你买马不是已经很有经验了吗?为什么还需要我帮你?”比起英文,不明所以的Ada,现在更热衷于把握任何一个可以练习说中文的机会。

  “说的就是啊,这些丹麦人也真是够奇怪的。”

  “我想买这匹马,他们说多少钱能卖给我就好了。”

  “反反复复地和我强调这匹马达不到卖的标准。”

  “我儿子都成年那么久了,我难道还是个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孩子吗?”宦琛北这会儿憋了一肚子的怨气。

  遇到Ada和见到了救星似的:

  “我在丹麦找的兽医和驯马师,不愿意再帮我争取一下就算了,还一个劲儿地劝我。”

  “我买马就是投资的,赚了还是亏了,那都我自己负责,怎么就不能卖给我了?”

  宦琛北越说越受挫。

  他之前一直都是投资赛马,但从来没有一次是回本的。

  只有误入马术三项赛并且以盛装舞步见长的【享誉国际】,实现了逆袭。

  可【享誉国际】是宦享名下的马,虽然有很多人恭维他有一个天才伯乐的儿子,可再怎么样都没有可能把【享誉国际】算到宦琛北的名下,以扭转他投资零成功的态势。

  齐遇看着这个长相和宦享小哥哥有着六分相似的买马人有些愣神。

  一开始,远远地看到的时候,齐遇还以为这个人就是宦享。

  毕竟齐小遇同学和宦享小哥哥也就见过两面,而且还都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

  宦琛北保养的很好,穿着也很时尚,远看的话,就是一个看不太出来年纪的青年男性。

  当然,仅限于远看,走近看的话,还是不难分辨出二十岁和四十多岁男人的区别。

  让齐遇有点意外的是,宦琛北向Ada吐苦水的样子,远比宦享更像一个“小哥哥”。

  不知道是享有全世界最好福利的丹麦人做生意都是以诚信为本的,还是【蓝荷育马】作为一个顶级的育马机构,要对自己卖给客户的每一匹马负责。

  宦琛北再怎么说破天,【蓝荷育马】坚决不出售【蓝荷·TJ】的立场,都没有一星半点的动摇。

  此时此刻,宦琛北在做的事情和说的话,不管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都有点像是在耍无赖。

  宦琛北和宦享在齐遇脑子里面的样子,如果互换一下,就会和谐很多,比较符合彼此的年纪。

  不知道为什么,齐小遇同学的心情有点欠佳。

  Ada让宦琛北不要着急,她再帮忙去和【蓝荷育马】的人沟通一下。

  临走之前,Ada又和齐遇介绍说:“宦先生是【享誉国际】的马主。”

  “【享誉国际】不是宦享小哥哥的马吗?”已经发现自己认错人的齐遇同学不明所以。

  “我是你的宦享小哥哥的爸爸。”宦琛北让Ada赶紧去找【蓝荷育马】的人,自己则是无缝链接到齐遇的问题。

  “宦享小哥哥就是宦享小哥哥,怎么就是我的?”齐遇非常不适应宦琛北和她说话的方式,尤其不习惯宦琛北审视她的眼神。

  就那么一直看,仿佛想要把她看穿。

  意味不明的眼神,让齐遇有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叫宦享哥哥的女孩我见过很多,叫宦享小哥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宦琛北笑得意味深长,长到让人浑身发毛。

  “叫宦享小哥哥怎么了,我还叫宦官小哥哥呢,谁让他姓宦?”齐遇同学遇到让自己觉得特别不舒服的人的时候,就会浑身长刺。

  小时候同学整天取笑她没有妈妈,齐小遇同学要是不长点刺,就被欺负死了。

  “不巧,我也姓宦。”宦琛北颇有深意的表情,看不出来喜怒。

  齐遇如果能够预见,在未来,宦享会变成仅仅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小哥哥,就绝对不会选择在第一次见到宦琛北时候,如此作死地针锋相对。

  ==========

  (注)

  【蓝荷·魅婷】Blue Hors Matine,现实生活中的马。

  出生于1997年,她在2006年世界马术运动会上的那一支自由演绎舞,才是真正的,能让每一个看过的人都“沉醉其中,无法自拔”,绝对不是齐铁川的眯眯缝眼,可以比拟。

  这是飘飘第二次写到这匹马了,上一次,是在《邂逅调香师》,飘飘对【蓝荷·魅婷】绝对的真爱。

  【蓝荷·唐·舒弗罗】Blue Hors Don Schufro,现实生活中的马。

  出生于1993年,表现优异的盛装舞步“运动员”和基因强大的种公马。

  现今年事已高,无法再身体力行地做种公马,但他的冷冻精子,仍然被很多希望培育出优秀盛装舞步“舞蹈家”的育马机构追捧。

  【蓝荷.TJ】,英文名Blue Hors TJ,是小说里的马。

  和飘飘的第一本书《邂逅调香师》里面的【Blue Hors T.Mylander】(小名大麦宝)一样,属于文学创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包网h腐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骑遇,骑遇最新章节,骑遇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