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三十八章 直接住下吧

小说:骑遇 作者:飘荡墨尔本 更新时间:2019-08-27 07:49:08 源网站:新笔趣阁
  又是 Ada开车去机场接的宦享。

  齐遇家里的运马车前排,除了驾驶座,就只有一个座位,所以齐遇并没有跟着去。

  宦享小哥哥的十八岁,已经可以自己开车去齐家洗车行找齐小遇同学洗车了。

  齐遇大美女的十八岁,连方向盘都还没有碰过。

  看到Ada和宦享有说有笑地下车,齐遇没打招呼,直接绕到后车厢,把门板和地面接好,让【本色信仰】下车。

  马从车上下来也就两步的路,但如果不小心的话,也还是有可能出意外地的,尤其是在飞节有伤的情况之下。

  比起和宦享哥哥打招呼什么的,齐遇觉得把【本色信仰】安安全全地从运马车上弄下来,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想当年,断送【蓝荷·魅婷】运动生涯的,第一次受伤,就是在上下运马车的过程中造成的。

  正因为如此,【摇滚铁匠】的每一次上车和下车,齐遇都是亲自照看的。

  “谢谢。”宦享看到齐遇忙碌的身影,就过来道谢。

  这是宦享到了布里斯班之后,和齐遇说的第一句话,只有两个字。

  就这两个字,齐遇还不愿意接受:“谢什么,又不是在帮助你上下马,我带【本色信仰】下车,和你有什么关系呀?”

  “没关系吗?不好意思,我不应该说谢谢的。”

  宦享哥哥立马道歉,十八岁少女的阴晴不定,他已经连着体会了两天。

  多少也总结出了一下经验。

  临了,大哥哥还来了个不耻下问:“那要什么样的情况,我才能和你说谢谢?”

  “当然是我觉得你应该要说的时候。”齐遇的回答,非常少女,也非常十八岁。

  “那你觉得应该要说的时候,能不能提前知会我一声?”宦享决定继续从善如流。

  “什么呀,说声谢谢还得人提醒?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真心实意呀?”齐遇还是没有好好聊天的打算。

  齐遇心里面有气,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这就很要命了。

  当一个女孩子发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发的脾气的时候,男生想要劝,也无处入手。

  怎么劝都是错。

  要是再问你知不知道哪里错了,找不到答案的那一个人,只会错上加错。

  “那我就先真心实意地体会一下,看看能不能顿悟点什么东西出来。”宦享并没有打算和齐遇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斗嘴。

  他带着【本色信仰】上门求医,齐遇完全有恃才傲物的本钱。

  宦享并不在意齐遇这小小的攻击性。

  在他看了,齐遇莫名就会炸毛的样子,甚是可爱。

  然后,齐小遇同学就郁闷了,找人“日常论战”却完全战不起来的那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就体会不出来。

  有一条看起来非常没有逻辑,却无限接近真理的原则是——女孩子找你吵架,你就一定要和她吵,吵完之后再认真道歉。

  想吵却吵不起来,比“轰轰烈烈”吵一架再认错的杀伤力,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后者,是你知错能改,前者,只能代表你漠不关心。

  齐大遇美女,早就不再是那个容易激动的齐小遇同学。

  只是,不知为何,最近老是控制不止自己的情绪。

  和坐过山车似的,怪新鲜刺激的。

  与之相对的,是从小接受绅士教育的宦享,宠辱不惊的一张脸。

  表情不多,看起来永远都在微笑。

  脸上不显,心里却难免有点诧异,【齐家铁铺】的小姑娘长大之后,性格似乎比小时候还要更加阴晴不定。

  “一直都没有机会感谢你,你能来布里斯班,真的是太好了。”齐铁川无比热情地迎了出来,并且把齐遇觉得应该安在Ada身上的台词全给抢了。

  齐铁川用男人和男人之间,最热情的程度,和宦享握了一个手。

  然后才转头问自己的老婆:“小宦先生的马什么情况?”

  什么啊呀?

  怎么不和昨天一样,一见面就来一个大大的热情的拥有。

  还装作很有绅士风度地和宦享握手。

  原来你是这样的齐铁川。

  齐遇非常罕见地在心里面鄙视了一下自己的爸爸。

  “这匹马的情况,我刚刚带上车的时候,有简单的看过。”

  “和齐小妹昨天回来和跟我们说的情况差不过。”

  “我认为需要再拍个CT确认一下积水和劳损的情况。”

  “我们这里的设备可能不太行,我刚刚已经申请从悉尼那边调一台仪器过来。”

  “要是没有办法的话,可能需要去一趟悉尼。”

  Ada和齐铁川说明了一下情况。

  这些基本的诊断结果,Ada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和宦享说清楚了。

  “【本色信仰】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恢复到比赛的水平?”宦享加入了讨论。

  “依我的判断,应该要准备两周的时间,一周用来治疗,一周用来查看恢复状况,这样可能会比较保险一点。”Ada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两周是吗?那我先去订个酒店。”宦享并没有对这个时间的长度提出异议。

  “两周呀?要那么久吗?”倒是齐小遇同学有些不能理解。

  在她看来,帅爸爸和Ada同时出马,怎么都能在一个礼拜之内,解决【本色信仰】的飞节问题。

  “马和马的情况不一样,如果是【铁匠】,肯定没可能有这么严重的劳损还拖了这么久才治。”Ada的话让齐遇再度感叹同马不同命。

  齐铁川的反应,则是和这对闺蜜母女完全不同:

  “小宦先生为什么要订酒店?”

  “我们这里方圆二十公里之内都没有酒店,连汽车旅馆和民宿那样的都没有。”

  “你要好的酒店的话,要回市区。”

  “这样一来,每天路上来回都要几个小时,有什么问题也不能及时沟通。”

  “我们家二楼有客房,小宦先生要是不嫌弃的话,就直接住下吧。”

  齐铁川直接邀请宦享住在家里。

  齐遇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帅爸爸,嘴巴直接张成了最标准的O字型。

  什么呀!

  以前怎么不见齐铁川留宿那些从别的城市过来找他专门定制马蹄铁的骑手团队和马主什么的?

  为什么到了宦享这儿,就可以例外?

  帅爸爸难道也忘了自己的家里还有一个如花似玉初长成的美少女吗?

  齐遇盯着齐铁川看了至少二十秒之后,齐铁川才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怎么啦,齐小妹?”

  后知后觉的齐铁川,直到现在,都没有觉得哪里有问题。

  帅爸爸对齐遇的称呼,从来都没有什么创意。

  还和小时候一样,来来回回,也就齐小妹这么一个爱称。

  不管是在家,还是当着外人的面,都一样是这么叫。

  齐遇瞪了帅爸爸一眼,是不是在齐铁川的眼里,她还和当时在洗车行的那个小屁孩,是一样一样的?

  怎么也不想想,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木讷讷的帅爸爸,都开口闭口Morning My Love了,齐遇这么还能是那个时候的齐小妹呢?

  都不知道避嫌的吗?

  都不知道什么叫引狼入室的吗?

  原谅齐爸爸,他现在是真的完全没有,要把拿着马蹄铁来找他修的年轻人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凑成一对的想法。

  齐铁川是同一天认识的Ada和宦享。

  在齐铁川的眼里,Ada和宦享,属于同辈。

  到了齐遇这儿,就是差着辈分的。

  齐遇从做洗车小能手开始,就叫宦享小哥哥什么的,并改变不了齐铁川的想法。

  齐遇当时不还叫Ada姐姐呢吗?

  在这种情况下被自己的帅爸爸问怎么了,小遇遇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帅爸爸不是已经蜕变成了一个温柔并且细腻的男人了吗?

  难道所有的细腻全都用在了Ada身上?

  “没怎么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齐遇已经无语到了把音阶笑声给拆开了的程度。

  帅爸爸开口留人了,还说了一个,宦享如果不住下,就不方便给【本色信仰】看病的理由。

  齐遇还能说什么?

  不看僧面看佛面,【本色信仰】的问题也确实是不能再拖了。

  “可以吗?”宦享没有第一时间接受齐铁川的提议,而是转头问齐遇的意见。

  宦享还记得,齐遇对自己跟着她回家这件事情的反应。

  “可……以……呀……”齐遇笑着露出了八个标准的大白牙。

  从小养成的习惯,不习惯拒绝帅爸爸的任何提议。

  齐遇收起了所有的表情之后,又瞟了齐铁川一眼。

  有了Ada之后的帅爸爸,也没有以前那么靠谱了呀~

  这种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忽视的郁闷,要如何才能化解?

  心塞……

  齐铁川确实没有意识到,齐遇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那些和姑娘家有关的事情,都是Ada妈妈在帮齐遇“打理”。

  Ada是什么都看得明白,但是啥也不说,就这么放任不管,听之任之。

  齐小遇啊齐小遇,你以前,从来都没有当过无人看管的儿童,现在却成了一个无人看管的少女呀~

  别人的十八岁,都是希望爸爸妈妈不要管着自己。

  齐遇的十八岁,却是希望帅爸爸可以像以前一样,管得事无巨细。

  宦享如果没有问足够尊重地再问一遍齐遇的意见,齐小遇同学保证就炸毛了。

  “你真的没意见吗?那我可就真的住下了?”宦享给齐遇一次反悔的机会。

  “住吧~住吧~你还能反了天呀~”齐遇无奈地耸了耸肩。

  用大拇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稍作思考之后,齐遇发出了一个新的疑问:“就是吧,我们家,这小门小户的,也不知道一直住‘官宅’的大哥哥会不会习惯。”

  齐遇有点不爽,说话的表情和语气,纯属没事找事。

  “你们家怎么可能是小门小户?”

  “【齐家铁铺】可是传承了八代的金字招牌,分店从祖国大陆,一直开到了南半球。”

  “你们家不仅有金字招牌,而且产业还多,宦宅就算再大,里面也只有破烂车子,你说是也不是?”

  宦享在脑子里面整理了一下齐遇曾经说过的话,又用了齐遇惯用的句式。

  这一番话,说的齐遇心里甚是熨帖。

  “不错呀~宦享哥哥你很识货呀~”一句话里面两个呀,代表了齐遇再次大好的心情。

  和宦享大哥哥聊天,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包网h腐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骑遇,骑遇最新章节,骑遇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