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之图 第388章

小说:官之图 作者:北方网 更新时间:2019-06-10 20:08:01 源网站:百书楼
  第五百一十五章 引见朱恒

  新年正月二十二是淮江省委党校处级培训班新年开学的日子,朱一铭和曹仁、齐云、管方晋、蒋长河、宦高远又重新聚在了一起。中午六人聚在紫园酒家里面小酌,很是不过瘾,于是宦高远提议晚上由他来做东,弟兄们好好聚一聚。他是刚加入进这个小圈子,自然该有所表示,年前的时候就准备安排了,大家都忙,于是就耽搁下来了,这次可是一个好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大家听说以后,都没有什么异议,其他人虽然也有这个想法,不过既然宦高远抢了先,他们自然也没什么说的。

  宦高远见了大家的反应以后,略作思考以后,沉声说道:“晚上我再约个个朋友过来,一铭兄弟认识呢,大家也熟悉一下,说不定以后在应天这一亩三分地上,有用得着的地方。”

  朱一铭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朱恒,通过和宦高远的交流,他已经知道两人是同学,并且一直以来都相处得非常好。他接口说道:“今晚高远为大家引见的可是应天市的重量级人物,特别是喜欢打个牌、洗个澡的家伙,一定要巴结好了,万一要出点什么意外的话,可以保你平安无事。”

  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大家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连忙问是何方神圣。朱一铭知道宦高远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说明是真心为大家引见朱恒,所以也就没什么保密的必要了,于是就把朱恒的身份说了出来。

  其他四人听后,心里一愣,想不到宦高远竟准备为他们引见应天市公安系统的老大,这让他们很是开心,尤其是管方晋和蒋长河由于有某些方面的爱好,一听说今晚竟然能和这样的人物结识,恨不得时间马上就到晚上才好。

  六人又聊了一会就打散了,曹仁、齐云等五人回宿舍,宦高远则让朱一铭帮着请一个假,他下午得去安排一下晚上的事情,所以就不过去上课了。现在大家都看得出来他们的这个班主任王刚有点怵朱一铭,所以要和他打交道的话,就直接让朱一铭去,保证一说一个准。

  下午的课,众人都有点无精打采,毕竟放假了这么长时间了,这状态一下子很难调整过来,再说,过年在家里,除了吃喝以外,就是扑克、麻将什么的,还真是累人,利用上课的时机好好休息一下倒也不错。上课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士,她在党校里面任教已经小二十年了,比这些学员们还更加清楚党校里面上课是怎么回事,所以她只管上她的课,至于说有多少人听,甚至有没有人听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朱一铭去办公室找王刚,他虽然觉得这个假请不请都无所谓,但是受人之托就得忠人之事。他到了教师办公室,见到王刚以后,就把宦高远下午请假的事情说了一下。王刚自然满口答应,他甚至想说,以后再有这些小事,你就不要过来了,打个电话就行了,但想了几想,还是没有说出口,那样的话,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太过跌份了。

  朱一铭倒是没有在意王刚的表现,清完假以后,就准备回班上课。出了办公楼以后,朱一铭见谈昕从前面那幢小楼里走了出来,那是行政办公楼。他估计谈昕应该是去找唐浩成的,想到这以后,顿觉得心里有点堵,于是就装作没看见对方,直接往前走去。

  谁知谈昕却在后面大声的招呼起来:“朱一铭,朱一铭!”

  朱一铭只好停下脚步,这么大的声音,他不可能再装作听不见,那样可就是成心的了。他转过身来以后,谈昕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谈昕刚站定身子,就嗔怪道:“过了一个年,你这眼睛是不是有点不好使了,我就在你对面,你竟然没有看见?”

  她从行政楼的大门出来,就看见朱一铭了,硬忍着没有招呼对方,她可是个女人,总不至于让她先出声招呼男人吧,当时她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后来见朱一铭竟然自顾自地准备走开了,哪儿还顾得上矜持,直接大声喊起来了。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只觉得一阵汗颜,连忙小声地说道:“谈姐,不好意思,我正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你。”

  “是不是在想你那云翳小妹妹?”谈昕充满醋意地问道。这话出口以后,她也觉得有点太过明显了,于是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朱一铭见状,连忙摇了摇头,不过当看到谈昕的表现以后,连忙开口说道:“没有,我在想晚上吃饭的事情。”

  “哦!”谈昕见对方并没有听出她话中的暧昧,于是连忙遮掩了过去,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饭,祝贺你顺利归来!”

  “嘎?顺利归来?”朱一铭听得有点莫名其妙,我不就回家过个年嘛,又不是去打仗,何来顺利不顺利一说。他当然不会把这话问出口,想了想以后,说道:“等两天吧,这段时间刚来,事情比较多,等闲下来,我打电话给你,我来请你吃饭,哪儿有让女士花钱的道理。”

  “不,我请你!”谈昕一脸坚定地说道,“你要是想请我的话,那就下次吧,这次是我先说的。”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不管谁请谁,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关键不能老站在这儿了,两人一个是学员,一个是党校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太多的交接,老站在这聊个没完,给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呢?

  谈昕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说完请客的话题以后,就道了再见。朱一铭看到她那袅袅婷婷的背影,尤其是那丰满的臀部,过了一个年以后,好像显得越发的诱人了,心里猛地产生了一种冲动,并且隐隐有难以遏制之感……

  晚上,宦高远把地点安排在了鸿源酒店,这家酒店之前就是财政厅办的,中央后来出了相关政策,于是这家宾馆就被承包了出去。尽管如此,它和财政厅之间还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厅里一般有什么招待,都安排在这。酒店外表看上去虽然很是一般,但里面的装潢还是比较上档次的。朱一铭的感觉,应该不比临江阁差,可见有时候名声是一回事,实际又是另一回事。

  朱恒不出意外的是最后一个到的,华夏官场上有一个惯例,官越大的到的越迟,开会如此,吃饭也是如此。

  朱恒进了包间以后,首先和朱一铭打招呼,然后宦高远再为他一一做了介绍,他仅仅只是淡淡地打了一个招呼而已。他今晚能够过来自然是冲着宦高远的面子,但朱一铭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其他人只是顺便认识一下,他自然不会表现得太过热心。

  宦高远把朱恒往主位上让,他虽然谦让了一番,但最终还是一屁股坐了上去,这儿除他以外,确实没有人还能坐这个座位了。

  这一顿饭吃得也算比较尽兴,毕竟大家都不是一个系统的,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要避讳的。后来,也不知是谁提议说段子的,于是气氛立刻达到了,大家都是酒精考验的老手,说起这玩意起来,自然没什么费劲的。

  临近结束的时候,朱恒起身准备去洗手间,向朱一铭做了一个手势。朱一铭知道他这是有话要对自己说,于是连忙站起了身,跟在他后面往洗手间走去。

  第五百一十六章 扯虎皮做大旗

  两人放完水以后,朱恒说道:“老弟,前两天晚上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呀,那家伙叫翟皓,是那边的人,我正好借机开了他。 //话说这事,我还真要感谢老弟你呀,要不然还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机会下手。”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一愣,就这,也能成为拿下一个公安分局局长的借口?他知道对方的话里,应该还有话,于是笑着说道:“老哥,就因为这点事情,就能把他拿下了?”他这话虽然说得很婉转,但是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如果就因为这个,你就能拿下他的话,那么有没有这个借口就无所谓了。

  朱恒显然是被对方说中了心事,讪笑两声道:“什么事都瞒不过老弟,这也是我要找你谈的原因所在。”

  说到这以后,朱恒停下了话语,掏出烟来递给朱一铭一支,然后竟作势要为其点火。朱一铭见状,连忙掏出火来,为朱恒点火,谁知对方竟硬是不让,两人又牵扯了一番以后,就各自点上了。

  朱一铭看得出来对方这是在表明一种态度,一种对自己非常尊重的态度。这让他觉得很有点疑惑,按说朱恒不该有如此的表现呀,看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不着急,听听他下面怎么说。

  打定主意以后,朱一铭便专心致志地抽起香烟来,并不接刚才朱恒的话头。

  朱恒看到朱一铭的样子,心里暗道,看来还是有点小瞧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了,于是当即决定收起那些所谓的伎俩,直接把事情说出来,大不了打个招呼,对方应该会卖他这个面子。

  既然准备把话说清楚,朱恒也用不着再动什么脑子了,直接开口说道:“老弟呀,这事我还真有点对不住你,或者准备的说,有点对不起韩书记的姑爷。要是他有什么不满的话,还请你帮着打个招呼。”

  说到这的时候,朱恒刻意瞄了朱一铭一眼,见到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神色,这才放心地继续说道:“说句不怕你老弟笑的话,我们局里也很是复杂,虽然我是一把手,但也不是什么事都能说了算的,所以这次就……”

  朱一铭耐心地听着朱恒的讲述,看来和他预料的一样,朱恒和那个政委马福才不对付,而那个政委又和政法委书记眉来眼去的,所以搞得朱恒很是郁闷。这次他卯足了劲,要把邗海区公安分局的局长翟皓拿下,主要原因这家伙是那个政委的得力干将,经常跳出来充当马前卒向朱恒的权威发起挑战。

  在动手之前,他也意识到了马福才一定会力保翟皓,于是在前一天晚上特意和他进行了沟通。朱恒说翟皓得罪了省委韩书记女婿的朋友,现在对方要求给一个说法。

  马福才开始还准备据理力争的,一听这事竟和省委副书记有关系,立即偃旗息鼓了。就算翟皓再重要,他也不可能为了保下他,冒着去和省委副书记对着干的风险,那样的话,岂不是脑子进水了。

  朱恒之所以要拿下翟皓,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很重原因,是要把这话递给对方。那政委一直仗着有应天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支持,所以并不把朱恒放在眼里,现在对方居然抬出了省委副书记这尊大神,他立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当时和朱恒说话的腔调,不觉间说话的时候,较之以前都恭敬了几分。

  听完朱恒的叙述以后,朱一铭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说实话,朱恒的这个招呼可大可不打,首先这事不会给吴天诚或者韩继尧带来任何麻烦,其次这事也确实是他让对方办的,所以也不算对方扯虎皮做大旗。这样一来的话,朱恒这样去做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朱一铭笑着说道:“朱局,你这话可就太见外了,你我兄弟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呢,以后只要你需要的时候,兄弟的名号随你怎么用,对方如果找来的话,一定认账,不过只怕你老哥到时候看不上呀!”

  “兄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有你这话,我以后说话的声音都可以更大一点了,哈哈!”朱恒开心地说道。

  他话语当中的“说话的声音可以更大一点了”显然是有歧义,朱一铭一听就知道了,不过呀也没有说破,只是望着对方笑了笑。

  这事谈妥了以后,两人自然没有必要再待在洗手间里了,说实话,这儿的味道还真不是太好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包网h腐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官之图,官之图最新章节,官之图 百书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